长篇纪实:东莞色情ISO的前世今生(更新大量历史珍贵图片)

本文是直接从草榴上copy过来的,版权归西门望月和草榴所有

很长时间在我的脑海里都会经常想起一个以前在东莞某毛绒玩具厂打工的“外来妹”,

一个叫“小梅”的四川小妹妹(17岁)银铃般响脆的声音:“阿玲,老板叫你去操逼啊! 嘻嘻~”

2014年春节刚过,由央视“暗访”报道后,接踵而来的东莞大扫黄开始了,并蔓延到全国。

各种媒体连篇累牍的诉说着东莞,2014年春节期间,广州电视台又“恰巧”重播1991年拍摄的电视剧:“外来妹”,

一切的一切,对扫黄赞成的、叫好的、反对谩骂的、力挺东莞的,让东莞不哭的,沸沸扬扬,全国一片“东莞热”。

冷静之后,本地人或曾在东莞暂住过,或根本没来过东莞的人,你真的了解东莞吗?

你了解“莞式色情ISO”的前世今生吗?

目前,你在各种媒体所看到的、有关东莞涉黄的,仅是一些表象而已。

今天,在草榴,我向大家做一个尘封已久的深入解读,让你明白一些真相,明白“东莞ISO”的前世今生。

我慢慢的敲字,你静下心来,慢慢的阅读,我的文字真实无假,也不会去编造,

让你真实的了解、并认清“东莞ISO”的来龙去脉。

我会从东莞的“改革开放”初期,一直写到现在,篇幅会很长,给你一个真实的历史重演,

请先记住本篇文字的关键词:

“改革开放”, “三来一补”, “外来妹”, “感情投资”, “黄色娘子军”,“莞式ISO”。

你可能看过1991年广州电视台拍摄的,由大陆演员陈小艺和香港艺员汤镇宗主演的电视剧“外来妹”。

剧情介绍如下:

大陆改革开放初期,优先发展的广东一带是内陆许多省市年轻人眼中的天堂。

北方某省一个赵家坳的小山村就有赵小云(陈小艺扮演)、志强等六名青年男女怀着梦想来到广东,

他们希望通过打工改变自己的命运。

当时针织、玩具制造等产业是广东的发展支柱,心细手快的打工妹远比笨手拙脚的打工仔吃香,

赵小云等几个姑娘很快进入某厂成为“外来妹”,志强等几个男孩则被拒之门外。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漫漫打工路令几个情如姐妹的姑娘做出不同的人生抉择:

有的经不起金钱考验,走上不归路;

有的与当地人结婚,留在了广东;

有的感慨金窝银窝好不过自己的狗窝,又回赵家坳……

其中故事最为精彩的,当属赵小云:

事业上经过波折有很大成就令人感叹,她与香港老板(汤镇宗)的情感纠葛亦扣人心弦。

虽然,这只是剧情,并不完全真实,但艺术来源于生活,也说明了一些当时的现实。

今天,我就将我所知道的点点滴滴,一些真实情况,如诉如泣的告诉你:

上世纪70年代的东莞,莞人主要以农业生产为主。

那时的莞人常常吃不饱肚子,“酱油拌饭(广州话:豉油捞饭)”是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

一部分人因忍受不了贫穷和饥饿,纷纷偷渡到香港。

当时成功偷渡到香港打拼的这些人,既没文化,也没本领,到了香港后只能做打工仔,

成了当时香港的“屌丝农民工”,也就是香港人口中的“港灿”。

东莞的改变源自于邓小平掌权后的“改革开放”。

1978年8月底,全国第一家对外“来料加工”的小工厂落户东莞虎门(虎门最近已升格为县级市),

揭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使名不见经传的东莞走在了改革开放的前列。

1985年9月,当时还是县的东莞经国务院批准列为珠江三角洲经济开发区,同年9月撤县建市(县级市)。

1988年1月升格为地级市,成为“广东四小虎”之一。

而随着城镇化的加快,东莞大批农民完成了“洗脚上田”的转型。

而那些偷渡到香港的“屌丝农民工”,此时大多数都摇身一变,成为后来返莞投资的“港商”。

他们拿一些毛坯货回来东莞做“深加工”。

最初的加工基本上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如针织、毛绒玩具等,

“三来一补”就是“港商”们把一些香港的定单,拿到东莞来做,

利用毗邻香港,但比深圳廉价的厂房租金和更廉价的人工,盘剥那些外省打工妹的剩余价值。

慢慢形成了大朗镇以针织为主,虎门镇以服装为主,厚街镇以制鞋、家具为主,

黄江、清溪则以电子产品加工为主,后来的石龙是以IT为主。

在东莞小工厂里的打工妹,日夜加班,已能月赚70元左右。

而1979年当时国内的干部月平均工资水平也才37~56元。

很多人来广东后,听说深圳的面包每个卖一元钱时,都很惊讶,因当时内地的面包是一毛钱一个。

外来打工妹在东莞月赚50元就已“乐不思蜀”了。

从1987年到2000年11月,台资企业已达4147家,成为全国地级市台商进入最多的地区。

1995年时,台湾工人月工资2万台币左右(折合人民币约4000元),

而大陆工人的月薪只有200多块,相差20倍。

可是,当时台商对大陆政策仍心存疑虑,加之两岸教育、医疗相差甚远,

所以,很少会把家眷带来,往往都是单身一人在东莞。

当时的政策是全力保护外来的港、台投资者,从土地到税收三年到五年一律减免。

喜欢看的,请顶一顶,关注我的续。
*********************************************************************************************************************

由于受到党和中央政府以及地方政府的各种鼓励和保护,后来港、台商大批的涌入东莞,

他们建立了很多“劳动密集型”的小工厂,而且招的多为女性员工,除了门卫和库房搬运,基本不招男工。

这些小工厂就是一个独立的小王国,盘剥着外来妹的血汗。

在东莞各镇的大小厂区,你会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妹,排队在厂的大门口,等待招雇。

能够进入工厂打工的,都感觉很幸运,因找不到工作的,只能拎着简单的行囊和塑料桶,

或在老乡那暂住,或睡在屋檐下,连吃喝用的生活费都成问题。

进入工厂的外来妹,十几个人住一间大房,那时连吊扇都没有,闷热的夏天,女工们汗水连连。

由于当时的东莞,电力供应严重不足,几乎天天停电。

各个厂里虽都配有柴油发电机,但电力仍然持续紧张。

外来妹的洗衣冲凉(洗澡)都集中在晚上睡觉前,去晚了就没水了,

几十人,几百人都挤在很小的冲凉房里,大家光脱脱的挤在一起洗澡冲凉,毫无隐私可言。

在电视剧《外来妹》里,你看到陈小艺和汤镇业男女主人公的感情纠纷,不要以为那只是戏,其实是完全真实的。

港商,其实也是在香港某工厂或写字楼里的打公仔,只不过是拿到订单回到大陆加工,他们需要奔波莞-港两地。

他们返港后,需要一个可靠的人管理自己的加工厂,“感情投资”就诞生了。

所谓的“感情投资”就是用工资和权力培养一个能懂管理的女孩子,踏踏实实的为他奋身,吃苦耐劳,晚上同睡的女人。

当港商回港后,她就代理港商的职责,全面管理这间厂。

因她属于港商的“自己人”,二奶,这个词汇从此就诞生了。

提到二奶,你不得不去关注东莞被港商包养,但没实现承诺,伙同乔立夫把包养她的港商杀死的烈女-邵苗苗。

邵苗苗,这个来自兰州的漂亮女孩子,当时年龄很小。

被港商的“感情投资”所欺骗,最后什么都没得到,反受到港商的侮辱。

行刑前,让我们最后再看看年轻美丽的-邵苗苗,那临死不屈、不惧的眼睛吧!

当时的中国,正需要“统一战线”这个武器,李敖说:台湾和香港就是大陆这个鸡巴的睾丸。

在国际事务上,鸡巴挺进的时候,睾丸是不能跟进的,但扯动了睾丸,鸡巴的大脑就会痛。

作为台、港商这两个大陆的“二奶”,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哄。

无论他们是否有错,都需要保护,这是统战的需要,政治的需要。

如果邵苗苗、荣丰波没死,她们的后代,

以及你们早期1980-2000年在东莞、深圳、惠州,珠三角打过工的姐妹,母亲或奶奶,

她们作为“外来妹”,阴道里曾经流出“台商”、“港商”的精液时,

你们还会笑着勃起你的鸡巴,力挺东莞吗?

让东莞不哭?

那你们笑吧,继续笑!

最初在网络上发出“东莞挺住”的是既得利益的那些台商(我后续披露),

而后就有猥琐的大陆嫖客跟风呼喊。

你想过吗?

早期的打工妹,回到家乡早已成人妇,成了人的妈妈,可能还有的做了奶奶。

她们可能是你的同乡,也可能是你的家人或亲戚,不管她们是谁,但你必须知道:

她们中的某些人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初的牺牲品。

不少人都看过《一路向西》这部电影。

香港和台湾男人都陆续向北来到东莞 seek for happiness。

东莞的确声名远播,但令有识之士疑惑的是:

为何这个以制造业崛起的珠三角新兴都市,会聚集如此之多的色情产业?

为何这些色情产业越发壮大,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改革开放初期,来自外省在东莞的打工妹,民风淳朴。

17岁的阿梅是随着几个同村的老乡来广东打工,她先是成为东莞一家电子产品加工厂的女工,

因文化低,不适应电子产品的加工技术,后来碾转到莞城附近的一间毛绒玩具厂做衣车工。

此时的阿梅还很“土”,一天经常要高强度工作12小时或以上,在衣着方面没几件像样的衣服。

但她人较其它打工的“乡下妹”青春漂亮,身材也好,不肥不瘦,所以受到老板的关注。

老板从香港带回几件不太值钱的衣服送给她,她已是感恩戴德了,所以她经常进出老板的办公室。

那时的老板玩弄这些来自乡下的女孩子非常容易,不像现在需要金钱和其它的诱惑,仅是给一个不太劳累的工种罢了。

让她做“拉长”(生产线小组长),QC(质检)等已是关照了,她们还是很开心的。

那时的打工妹,都认为来自香港和台湾的老板是外国人,崇洋媚外的心态根深蒂固。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打波”(摸乳)就像喝水一样,非常平常的事情。

可能随后阿梅被老板玩腻了,转玩她的老乡和其它打工妹了,所以,当老板让阿梅通知某个女孩子去办公室时,

就有了本文的标题:“阿玲,老板叫你去操逼啊! 嘻嘻~”

你从阿梅的这种宣泄语言中,你会感受到那个年代这些外来妹的内心无奈,但在当时又能怎样呢?

初始来莞打工的外来妹,20岁以下的几乎都是处女,因那时在大街上几乎看不到手拉手“拍拖”(恋爱)的男女。

很多的打工妹,都被台商和港商在得不到任何大的利益而破了处,在87年-2000年的东莞“外商俱乐部”里,

那些台商和港商交流最多的就是怎么玩打工妹,而且不用负任何责任,有政策的保护,在自己的工厂里,随所欲为。

也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逆来顺受,甘心被玩弄的。

有人去报案,但最后也都是不了了之,但东莞政府之后还是确定了,在所有的外资工厂派驻“厂长”。

外资的工厂在哪个生产队的所在地,就由该生产队派人进驻,负责管理外地打工者。

这些洗脚上田,满腿都是牛粪的农民,让他们管理只是一种形式罢了。

打工妹稍有不服,就被炒掉,流落街头到处找工,或只能暂时蜗居在老乡处,或住小旅店。

最让所有中国人愤怒的那张“暂住证”,刁难和欺压了多少来莞打工的外来妹。

离开了打工的工厂,就意味着你必须办理暂住证。

那些当地的“治安员”,几乎天天半夜砸门查暂住证,没有的先罚款,后补办,可怜那些没工作的外地打工妹,都是欲哭无泪。

后来,因有当地莞人“厂长”的进驻监视,老板们在工厂办公室里的“活动”有所收敛。

但,你有张良计,他有过墙梯,老板就在工厂附近用每月几十元的房租,租个民房给她们,非常快活的继续玩弄打工妹。

因当时没有数码相机,更不用说能拍照的手机了。

相机都是“菲林”(胶卷)的,如果拍照了去冲洗,那就暴露了。

而且那时还没有电脑和其它的记录工具,所以,很多的场面都没有图片,很是遗憾。

咸湿(广州话意思是色狼,下流)老板在天时地利人和的环境里,因“货源”不断,所以会不时的转换口味。

那些失宠的单纯打工妹,有的会继续在厂里做工,但会受到同乡或知情的亲戚朋友的白眼,会遭到鄙视。

此时,很多的类似这种的女孩子就会离厂,一部分继续去别的工厂里重复这些“待遇”,

有些精灵的女孩子,嫁给了那些在香港或台湾找不到老婆的屌丝男人,也算找到了归宿。

一部分接受不到现实的苦累,不做“厂妹”了,而是去天桥用身体赚点小钱,广州话叫“揾食 ”。

从此,广州话的“捞”就诞生了,男的叫“捞仔”,女的叫“捞妹”。

这都是贬义词。

一部分女人先在天桥、街角,小公园处“打波”,同时有性交易,沦为最初的“鸡”。

那个年代,是没有KTV,桑拿,洗浴的。

因暂住证查的厉害,当时在东莞极少有“站街女”在出租屋里卖淫的。

在旅店里也是严禁男女同一房间的,除非你带着结婚证。

东莞。

这个面积仅为2645平方公里的城市里,有90多家星级酒店,其中五星级酒店20多家。

东莞的地下色情行业起步基本在1995年,是某些“台商”经过策划后,伙同港商和本地土鳖一起实行的。

当然也需要得到地方个别贪腐的政府和警务人员的后台支持才可以的。

从后来被曝光的被双规的警、政人员就看出端倪。

第一部分完结。

**      **    **

如果说,改革开放初期东莞的色情活动,只是局限于占有天时地利的台商和港商的厂所内,玩情人玩二奶,

后来把他们玩腻的这些打工妹推向了天桥和街边绿化带,先有“打波”,后有“打洞”,但这些也都是低级的,无组织的。

当台湾的李登辉闹着要台独时,大陆的统战工作变得异常重要,吸引和拉拢台资是东莞政府重要的任务。

解放初期,大陆大街上挂满了“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标语,这些标语深深的刺痛了那些被共产党赶到了台湾的国民党后代。

他们的父辈,很多都是土豪劣绅,反动分子,是被镇压的对象。如果台湾“解放”了,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当2000年香港回归大陆后,台湾的一部分人开始蠢蠢欲动,武力不能反攻大陆,但文化可以反攻,意识形态也可以。

所以在中文的色情网站里,悄然出现了下面这些照片,但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照片是谁人拍摄的,在哪里拍摄的,演员是谁。

这些照片的意义是什么,看过的人基本不会注意,不会明白,更不会去深思,只是色眼看热闹。

事实上,这是一个有组织、有预谋、有纲领、有计划、有行动的政治行为。

1995年,正是邓小平和江泽民领导权交替时期,一小撮台湾人摩拳擦掌,开始行动了。

他们表面是投资大陆,但正应了电影里的那句台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他们要实行文化反攻大陆,要把共产党的后代-女人变成“黄色娘子军”,男人变成嫖客,让中国的社会主义在全世界蒙羞。

他们不选上海,不选广州,而是首选东莞。

因东莞天时、地利、人和:

1,东莞是中国最初的改革试验田,有众多的世界工厂,比邻港澳。

2,有中国最多的统战对象,大陆最多的台商、港商,扯一发而动全局。

3,东莞的主要建设重点是工厂和酒店,所以几十年后,莞城还是没什么大的变化。

4,现在回过头来看看东莞模式:工厂+酒店,色情+统战。

2005年以前,东莞各类按星级标准建造的酒店就已达1000余家,仅仅是五星级的酒店就有几十家,

数量仅次于北京、上海等国际大都市,这些酒店几乎都有KTV,洗浴桑拿中心提供地下色情服务。

东莞的酒店业除了表面看是“民营老板”投资,港商参股,其实背后的最大推手就是“台商”。

特别是近几年在珠三角,乃至粤东西北地区都在大建酒店和娱乐业,汇集了港澳境外黑帮插手其中。

部分经营桑拿的酒店更集黄赌毒于一身,成为逃到内地避风的境外黑社会组织成员的藏身之地。

港澳台黑帮成员大多以投资、探亲、旅游等名义入境,追求开设赌场、组织卖淫、洗钱、非法经营、贩毒等“黑色经济”,

其中酒店等服务业成为这些犯罪活动的重要平台之一。

上世纪90年代,电子工业兴起,原先在台湾的电子产业向劳动力价格低廉的东莞转移,大批台商奔赴东莞。

而东莞色情业最初的发展就是缘于利于一些常年离开老婆孩子来东莞投资的台商、港商,并带动其他的港台澳人员来莞嫖妓。

另外,还有附近的深圳和广州及珠江三角洲的各路商人及众多的普通嫖客。

各地来莞经商、打工的众多男性也有大量需求。

由于被江浙沪人称为“台巴子”的“台商”积极运作,早期相继有了“温州城”、“福建城”。

但在不长的时间里,因其环境恶劣、不适合台商和港商以及其他的高端商贸人士和企业的“商务招待”,功能单一逐渐被淘汰了。

之后,东莞本地的老板去香港观看和亲身体会了香港的“架步”之后,迅速山寨了香港流行的夜总会。

简单地说,就是建一栋四五层的楼房,一楼是大堂,二三楼用来唱歌喝酒,四五楼是客房,提供特殊服务。

这种吃、玩、睡的形式,行话叫:一条龙服务。

东莞的地下色情产业,虽然在当初规模不大,但有地方个别人的保护,又吸引了众多外资,而且没有“出事”过,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小打小闹的色情架步,随着时代的变迁,很快就发生了质和量的变化。

在东莞,随便走进一个镇,就可碰到几家五星级酒店。

请看今日新闻:东莞”太子辉”今日受审 其酒店招百余名女子卖淫(2015-05-27 01:05:06 来源: 北京晨报)

媒体公开的报导是:

太子酒店是东莞最老牌的五星级酒店之一,TVB热播剧《酒店风云》在此取景拍摄。

旅游论坛里,有TVB粉丝专程为这家酒店赶到东莞,对照剧情,细致写下入住感受。

它的另一面却令人惊诧:

在央视2014年2月9日播出的节目中,太子酒店桑拿中心因裸舞选秀并提供卖淫服务被曝光。

幽深暧昧的房间里,经理肯定地告诉暗访记者“这里从来都不愁客源”。

1995年前后,随着常年来东莞投资的台商、港商的增多,东莞的色情产业慢慢兴起。

梁耀辉看准了市场对高档酒店的旺盛需求,投资建造了黄江太子酒店,在随后的几年中他用色情业赚了不少钱。

被全世界称为“制造之都”美誉的东莞,逐渐沦为“色情之都”。

各种台前幕后的操作者纷纷被曝光,黄江镇太子酒店的董事长为梁耀辉 法人代表是梁灶暖。

中源石油集团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是梁耀辉的另一个公开身份。

在当时讲究“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政策下,东莞官员为了招商引资,默许了这种地下色情的蔓延、扩大。

以致后来的嫖娼很多是公款、权钱交易。

为什么那么多的小姐云集东莞,东莞变为“色情之都”,“东莞ISO”一词是怎样开始流行并成了东莞的标签?

请看草榴西门望月的继续深入解读报导。

@@

台巴子经过精心策划,誓要在东莞的这片“适宜土壤”上,把共产党的后代女孩培养成“黄色娘子军”。

其规模不是一个排,不是一个连,而是“集团军”,并能战斗在全国各地。

开始的雏形是小规模的卡拉OK,后来发展成酒店业的KTV,桑拿洗浴,一条龙服务。

“台商”一直作为先导,但也一直隐藏在背后。

当初,色情场所开张成本很大,如果单靠贿赂银行贷款,谁都知道这个行业和贩毒一样,风险极大,没人敢贷给他们。

于是,境外的黑钱秘密转到东莞,背后的“力量”可想而知。

从开色情场所的东莞土鳖刘智威只言片语中,你就能了解到一二。

“第一批酒店娱乐业或多或少都有港、台人的影子。”

“当时的外商有很强的话语权。”

刘智威说:“地方政府特别是镇一级的官员都把外商当成衣食父母”。

当时民风尚未开放,扫黄打非的举动常有,但只要涉及港台商人设立的酒店会所,又或者是港台商人聚集较多的娱乐场所,

“行动往往就此终结。”

刘智威言道,他第一家会所就是与香港人一起开的。

东莞“本地人”初初看到有很多的色情场所开张到现在一直平安无事,就以为在东莞做这个行业是可行的,

于是土鳖们蠢蠢欲动,接连加入了这个行业,想从这个市场分一杯羹。

但他们完完全全没有弄懂的是:你是山寨流寇,他们是大内高手,台商有免死金牌!

免死金牌,懂吗?

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这次扫黄的结果,应了那句:“白狗偷食,黑狗挡灾,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现在,“台商”们在背后偷笑,而土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悲哀。

除了台商后台运作,土鳖前台助力,错综复杂的官商关系,也推动了东莞色情业的发展。

早年间的“10万‘小姐’赴岭南,百万嫖客下东莞”这话无从考证,相关数据显示,

东莞娱乐业每年产生的经济效益,一度多达500亿元,相当于当地一年GDP的1/7。

“黄色”收入如此可观,一方面源于东莞色情业已经形成了一条结构完整、错综复杂的利益链,

另一方面也有东莞地方上一些权利机构甘当色情业的保护伞,促进了东莞权、利、色的交易发展。

当公安副局长说要配合工商,文化等部门扫黄,你觉得奇怪吗?

战斗在东莞各个色情场所的小姐(技师)是从哪里来的?

“东莞ISO”一词是怎样流行并成了东莞的标签而且不可逆转的?

西门望月继续为你报道。

东莞小姐的三个主要来源:

1,乡党(乡带)。

2,欺骗。

3,利诱。

一,乡党(乡带)。

所谓的乡党,就是老乡带老乡,简称乡带,最初出现在改革开放的早期。

最早来东莞打工的乡下妹,几乎都是同乡邻里或亲戚朋友带领,她们之间互相介绍工作,互相照顾,在外互相抱团。

正如你看到的电视剧《外来妹》那样。

早期被港商、台商青睐的妹子很吃香,她们在厂里很有势力,而且天天“身光颈亮”(穿金戴银)。

经常被同乡和亲朋好友们称为“大姐大”,也多少照顾了一些远离他乡来莞打工的外来妹。

但这个“大姐大”并非她们乡党中年龄最大的那个,可能是年龄最小的呢,但很有话语权。

由于一群姐妹只有其中的一两个容貌漂亮的被老板青睐,其它的姐妹只能羡慕嫉妒恨,来自农村的她们自然会有攀比。

被老板玩腻以后,在厂里呆下去很没面子,虽然转个工厂,换个“老板”,但已失去处女之身价值遭贬低。

之后仅仅得到一个轻松的工作岗位而已,最多也就是得到几件衣服,并没有太多的实惠。

既然被人玩弄,不如彻底的卖,于是“大姐大”引诱和带领着这些姐妹们出去“打波”,“打洞”,这是东莞小姐的雏形。

而早期给她们“生意”最多的是来往港澳的货柜车司机(俗称车佬),也有很多被这些车佬租房包养,等车佬返港后她们闲中也偷着出去“卖”。

最早的小姐大部分是通过老乡、工厂原来的同事介绍进入这一行的。

早期这批人多来自-湖北郧西,四川万县,湖南益阳、衡阳等地(来自统计资料)。

而后期,通过乡带的关系在莞做技师的约占了三分之一,不可小觑。

二,欺骗。

东莞。

在许多小姐的“故事”里,她们都会有过这样一个“男朋友”:

他们接触女孩儿并让她们喜欢上之后,就会用各种方法诱导女孩出去做小姐赚钱,等赚足了钱之后,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些所谓的“靓仔”,就是香港和澳门俗称的“马夫,马仔”,是他们把一批批的良家女孩诱骗做了小姐,走上了卖淫之路。

媒体经常有报导农村女孩被骗外出、强奸、然后被迫卖淫。

背后的黑手就是这帮“烂仔”,他们平日里游手好闲,靠甜言蜜语蛊惑女孩,赢得她们的信任和芳心后(很多都是处女),

然后编制各种理由(诸如赌输了钱、家里有人生病等等),劝说女孩子去夜场上班,成为供自己挥霍的摇钱树,把她领上了一条不归路。

如果女孩不从,最卑鄙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诱骗女孩到一个隐蔽的房间,先强奸,再轮奸。

轮奸,是一种有效的消灭女孩羞涩感的强有力手段,会让她永远失去廉耻心,以后甘心做小姐。

这种事情在1995年-2003年被媒体报道,发生在惠东和博罗偏僻的地方最多。

虽然这些被迫入行的女孩子以后并非没有其它的工作机会,但是为了维持好逸恶劳的生活状态,很多人还是继续选择了从事这一行业。

但不能否认的是,许多“小姐”在最开始就没有拒绝走这条道路的机会,如上所述。

最让人不解的是:她们是暴力逼迫的受害者,但很多人后来又亲身去引诱其它年轻的女孩子从事卖淫行业,做了传、帮、带。

三,利诱。

早期台商和港商指使场所的部门经理(妈咪),使用“利诱”或胁迫手段拉拢一些小姐从事色情行业。

“莞式服务”的培训内容大同小异,一般有人先给介绍,看日本的AV影碟和视频进行培训。

这期间如果不能接受是可以离开的,但要交一笔保密费。

一般都由老乡做思想工作,用来钱快,自由自在无风险等说服她留下来,就跟传销一样。

多拉一个人来会有数千元至万元提成,如果特别漂亮的提成可能还要高。

统一工作服,统一工牌,叫编号不叫名字,比如3字号(收费300元),6字号(收费600元)等。

培训严格规范,上下班掐表记钟,万一被公安抓了酒店会按“程序”捞你。

“台商”:让东莞的ISO不可逆转。

东莞的特色色情服务能成为大产业,归功于台商策划制定的色情ISO,也称为“行业标准”。

一是标准化。

东莞已经形成了一套流程性极强的“莞式色情服务标准”—— 坊间称之为“ISO”。

小姐在一定时间内提供15~30种形形色色的色情服务,并且把这种色情服务的内容和过程标准化。

细致到门口列队欢迎,选秀,开始的艳舞,小姐的笑容和语言,服务的动作以及让顾客的舒适程度。

二是大力培训。

培训的内容多样化、现代化,着力借鉴外国的先进经验。

三是短信文学化。

色情招嫖的手机短信,文字精炼、语言活泼、新颖生动,内涵丰富且让人富有想象力、有吸引力。

比如“东莞台风已过,新到94版女儿红独领风骚,皇帝的‘新衣’全天恭候您的光临。”

粗粗的做了个笔描,很多事不可深说,也就只能写到这了,你懂的。

色情并不可怕,色情场所背后的“后台”才可怕,那是罪恶的根源,是权力寻租的丑恶!

是拿着人们的公权力公为私用,是破坏社会公平公正、制造阴谋的毒手。

不管是台商或港商,甚至就是奥巴马在东莞开娱乐场所,只要坚决打击,还会有“性都”吗?

还会有莞式ISO这个难以磨灭的标签吗?

东莞的色情场所背景是谁?谁是推手? 所有的“后台”才是万恶之源。

阳光透明的政治生态是遏制阴暗的良方,权力被真正的关进了笼子里,才不会有那么多看不见的手去干扰法治社会的建立。

全文结束。

2 thoughts on “长篇纪实:东莞色情ISO的前世今生(更新大量历史珍贵图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